首页 »

【推广】假如“追补”屠呦呦为院士

2019/9/13 3:03:50

【推广】假如“追补”屠呦呦为院士

 

有人说,屠呦呦拿到诺贝尔奖是对两院院士制度的一种反讽:这样的诺奖得主居然落选院士?应不应该“追补”她为院士?

 

那么,屠呦呦当院士,有助于得诺奖吗?真的有必要吗?

 

事实上,这种舆论恰恰是对“院士”的不当诉求,因为存在相关想法的人,并没有将院士视为一种学术荣誉,一种与诺奖一样的学术荣誉,而是想得太多——想到了学术荣誉之外的种种头衔、种种地位、种种资源。

 

根据有关章程,院士既非职务,也非职称,理论上也不能带来任何职权。不少院士都曾坦然表示,选院士类似于选劳模,这个称号跟“全国劳模”一样,只是一种荣誉称号,仿佛一张特殊奖状,甚至还没有诺奖授予的数十万美元奖金。

 

然而,整个社会,对院士的额外诉求真的过多。有时,一个学校、一个院所、一个企业甚至一个地区,把院士奉为一座高高在上的“泰山”,赋予他们一长串社会职务,同时也把重若泰山的额外负担压在院士头上,想借着“院士光环”为本校、本所、本司、本地带来资源、带来项目、带来经费、带来荣誉。院士属于个人荣誉,他们为何如此热衷搞“院士公关”?无非是把对科技工作的重视变成对院士称号的重视,简单地认为本地区、本单位评上的院士越多,说明那里的科技工作搞得越好,自己的“政绩”也越发显著。于是,有院士的当然要多多益善,没有院士的也要“争”出一两个来。

 

如此异化的院士价值观,让院士在无形的社会压力中应接不暇、应酬不及,无法正常发挥院士学术方面的本责本位,也就难免招致他人怨意,甚至连自己也怨起自己来。一位知名院士曾有一句小怨言:“院士出了‘院子’,就不该是院士了。”假如真有“屠呦呦院士”,她或许也会成为这样一名“怨士”。

 

经检索查阅,早在10年前,中国科学院学部主席团会议就通过了科学道德建设委员会《关于院士兼职问题的几点意见》。这份意见说:“目前个别院士兼职过多和兼职报酬处理不当等问题,已经引起广大科技工作者和公众的强烈反响,严重影响了院士队伍的声誉,院士兼职问题已越来越成为社会关注的热点,必须引起高度重视和警惕。”而5年前的一次两院院士大会上,科学院、工程院两位主要负责人都明确表示:“坚决反对兼职过多。”会后不久,还有一位中科院外籍院士直言相告:中国学界院士教授兼职过多现象已成公害,如果他们不到处兼职,中国学术水平将快速提高一倍。如今读来,这些陈述和预见似乎依然很有时效性和针对性。

 

院士因其学术地位高,兼职担任业务管理、行政领导职务未尝不可,但非学术头衔太多的话,必然导致分心科研、分身乏术,才容易被指摘为“不务正业”、“名不副实”。比如,会不会有人请“屠呦呦院士”作为某会长开评奖会,请“屠呦呦院士”作为某主编论文挂名,甚至请“屠呦呦院士”当官下海、代言广告……

 

当下,不少人眼中的院士二字,其实负荷着不少并不属于科研领域的重载。假如诺奖得主屠哟哟也有了崇高而沉重的“院士”身份,可能也免不了承载许多不该承载的内容。这位85岁的诺奖科学家不当院士,也许更有利于诺奖归于本义,也有利于院士返其本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