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访台湾“统派头头”:为何说那些搞“台独”的人多是在投机

2019/9/13 2:53:42

专访台湾“统派头头”:为何说那些搞“台独”的人多是在投机

 

专访吴琼恩教授被安排在交大徐汇校区附近的宾馆里。他的头衔有很多,美国奥斯汀德州大学的哲学博士、台湾政治大学公共行政研究所原所长、中国政法大学特聘教授、台北市政府顾问。而更让人好奇的,是他1970年代在台湾政大硕士毕业到1980年代去美国留学读博之间的经历。

 

那段时间,他进入了台湾行政机构新闻局“敌情”研究所当研究员,之后又在国民党青工会、文工会工作。有人称他是台湾的“统派头头”,而用他的话说,“我受的教育以及我所从事的工作,就是要统一,我是‘天然统’。”

 

吴琼恩此次来上海,是接受沪上一单位邀请来做讲座,而我采访他,则是希望听到一些不同的声音。见他的第一面,我的颈部就不得不向上倾斜了20度,他个子应该超过1米9,加之穿着一件略大的白衬衫,更显高瘦。

 

采访之前要暖场,我对他接受采访表示感谢。吴琼恩面无表情地听了,然后淡淡地问我,“你为什么要采访我,你想问点什么?”于是,我们的交流就在这样略显严肃的气氛下开始。经过近2个小时的交谈,我必须承认,他是个有学问的人,当然也有文人的脾气。或许,他一开始觉得跟我对话,有点不对等。

 

 


真正的“台独”是要准备打仗的,你看有谁在准备?


 

上海观察:蔡英文在接受美国媒体采访时表示,不接受大陆为台湾设立接受“九二共识”的期限,这被视作离“台独”又进了一步。

 

吴琼恩:台湾有没有“真正的台独”,这是个问题。我所指的“真正的台独”,是那些准备要打仗的人。你看台湾有谁在做准备?阿兵哥一踹就倒了,打什么仗?“政府”、民间谁在准备为“台独”而战?大概没有人吧。

 

2000年台湾选举,国民党失败,民进党陈水扁上台。陈水扁很想搞“台独”,但又搞不了“台独”。美国为什么说他是“麻烦制造者”,因为北京的力量起来了。最后,阿扁也告诉“台独”分子,说“台独”是不可能的。民进党嘴上讲“台独”,实际上是做不到。现在轮到蔡英文了,同样如此。

 

上海观察:照你这么说,那么民进党为什么还要坚持“台独”呢?

 

吴琼恩:蔡英文,林全我都认识的,个性我也了解,他们多是投机的人。为什么他们要投机“台独”呢?因为“台独”在台湾好“混”,那么“混”下去有什么好处呢?可以当“总统”,当“部长”,拿高薪。

 

他们内心并不坚定,摇摇摆摆的。台湾这边力量大,就变成了隐性“台独”、文化“台独”、柔性“台独”,如果大陆那边压力大到受不了,那么就稍微修正一下。

 

能够投机就投机,投机不了就退一小步。说白了,“台独”就是在“混”。

 

上海观察:但是,大陆对两岸关系的态度已经很明确,只有坚持“九二共识”及其两岸同属一中的核心意涵,才有可能确保两岸关系和平稳定发展。接下来,民进党还准备怎么“混”下去?

 

吴琼恩:蔡英文希望依靠美国力量再连任四年,北京也在关注着蔡英文的表态。下一个机会就是今年10月10日,“双十节”。

 

上海观察:蔡英文还告诉《华盛顿邮报》,她这么做是为了尊重台湾的“民主”。

 

吴琼恩:台湾把“民主”给搞坏了,搞成了民粹。民粹就是政客利用民众的情绪争取选民支持他。台大有位教授叫黄光国,他写过一本书叫《民粹亡“国”论》。他说台湾政治没上轨道,政客讲一些话打动民众的情绪获得选票,然后取得权力,这就是民粹。

 

就说演讲,像我们这样教授讲得很专业,但没有民众听。怎样才能吸引民众呢?那就要像街头上卖狗皮膏药的人,口才要好,讲话还不能专业,一定要能煽动民众情绪,讲民众喜欢听的话。

 

上海观察:搞民粹的后果是什么?

 

吴琼恩:民粹政治会出现三个后果:违反法律规范,违反专业规范,破坏社会治理。这三大因素加起来会使经济发展下降。因为经济发展要有法制,要有专业,要有社会资本。社会资本都很差、信任感缺失,生意做不好,这些都是问题。

 

 


马英九的问题,用学术上的名词叫“alexithymia”,中文是“述情障碍”,指那些表达感情有障碍的人。


 

上海观察:蒋经国时代,你就是国民党青工会干部,当时写了一篇胆子很大的文章《国民党真正的危机在哪里》,蒋经国也看到了。现在,国民党沦落到了这个地步,谁该负责?

 

吴琼恩:看来国民党未来8年很难再起来了,马英九对此要负很大责任。我在学生时代就认识马英九,1971年我大四,他大三,我们都在搞保卫钓鱼台(岛)运动。

 

马英九的问题,用学术上的名词叫“alexithymia”,中文是“述情障碍”,指那些表达感情有障碍的人。这说明什么?他过于理性。

 

上海观察:太过理性,不符合中华传统文化。

 

吴琼恩:中华文化讲究情理交融,《四书》、《论语》、《孟子》都是有情有理。西方不是这样,西方文化从柏拉图、亚里士多德、康德一直到近代心理学,都讲很理性的东西。但在东方,你只有理性,没有感情,人家就会讨厌你,觉得你不近人情。

 

上海观察:所以有人叫马英九“不粘锅”。

 

吴琼恩:举个例子,马英九下社区,一个大学生跟他说,“我一个便当吃不饱。”马英九回答,“那你不会再买一个?”人家的意思是我生活有困难,马英九理性得连一点同情心都没了。

 

还有一次,两年前高雄发生气爆,马英九去探望一个受伤住院的消防员。他用台湾俚语鼓励受伤队员,“打断手骨颠倒勇”,意思是打断手脚反而更加的勇敢。但问题是,面对一个受伤的消防队员,你怎么能讲这种话,难道意思是“叫我再去死一遍”?马英九连话都不会讲。

 

上海观察:这应该与马英九的文化、教育背景有关。

 

吴琼恩:学法律、学哲学、学逻辑都有这个毛病,讲的都有道理,但是让人家觉得你没有同情心,没有同理心,就是我所说的“述情障碍”。还有,马英九是在纽约大学读法学硕士、哈佛大学读法学博士的。美国人际间的感情比较淡,不像我们中国人那么浓厚。这影响了马英九日后的待人处事方式。

 

上海观察:你说马英九文化不够,那么蔡英文呢?

 

吴琼恩:伦敦政经学院的法学博士就一定有文化了?在台湾,英美的博士多的是,是博士不见得就有文化,那只是局部的、狭隘的专业知识,关键你要看她的行为态度。

 

蔡英文没有担当,所以台湾选民说她是“空心菜”,她没有智慧,遇事躲躲闪闪。

 

 

 


大陆是一种由上而下的演绎式思维模式。台湾不同,它是由下而上的归纳式思维模式。


 

上海观察:你一直在两岸之间穿梭,有没有觉得双方在交流时常会出现误会,甚至引发误判?

 

吴琼恩:我给你讲一个故事。上世纪90年代,我在澳门开会。一位台湾大学女教授抱怨,说大陆厕所很脏,还找个女工在里面拖地,不重视人权。我跟她说,台湾经济比较好,但侵犯人权的情况更恶劣,当时台湾宾馆里发生了针眼偷窥。我说,大陆只不过是经济差一点,厕所没弄得那么干净,将来经济起来,自然会改变。现在厕所不是改得很好嘛。

 

这说明人都容易以自我为中心,站在自己的立场看问题,你站在台湾立场看大陆,这里是缺点,那里是缺点,可是你没有看到优点。大陆人看台湾大概也是这样的,两岸人都差不多。

 

上海观察:我看未必,大陆很多人也认同“台湾最美的风景是人”。

 

吴琼恩:台湾的有些人文景观是不错,人也很有礼貌,但文化没有底子。经济好的时候还可以,经济走下坡路就不行了。孔子讲“君子固穷,小人穷斯滥矣”。说得就是现在,小人一穷困就开始乱搞,台湾出现了多起随机杀人案。再说大陆,这几年经济起来了,同胞们到世界各地旅游炫富。当然,台湾当年有钱的时候也是这样,这体现了文化教养不足。

 

有钱不炫富,穷人不自卑,我想这就是文化。

 

上海观察:再回到避免两岸出现“误判”上来,亨廷顿提出“地理环境决定论”,认为环境会影响文化。两岸的处事方式不同,会不会与之有关?

 

吴琼恩:我举一个例子。之前我在大陆买房,需要先签一个意向书,确定了你有买房意愿,卖家才带你去看。因此,你要先承认某些东西,再谈其他的问题,大陆是这样一种由上而下的演绎式思维模式。而台湾则不同,它是由下而上的归纳式思维模式。我来看房子,好啊欢迎你看,也不要签什么意向书,一遍两遍三遍四遍地看都没问题,即便最后不买也没关系。

 

所以说,环境可以决定文化。台湾是海岛,要靠贸易为生。做生意的人多少都带点投机,咱们先慢慢谈,能够赚一笔钱是一笔,靠谈判,靠交易。这又回到了开头的问题上,台湾有没有人真心搞“台独”、真心在准备打仗?我看没有啊,都是在投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