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园长访谈 | 吴松:快五百岁的古猗园要讲时髦“故事”

2019/9/13 2:34:10

园长访谈 | 吴松:快五百岁的古猗园要讲时髦“故事”

 

如果把《游园惊梦》从剧场搬到古典园林,让观众置身鸟语花香,任凭那“袅晴丝吹来闲庭院,摇漾春如线”伴着细风入耳,会不会更有身临其境之感?

 

如此美好的场景,或许很快就可以在上海古猗园内实现。古猗园园长吴松透露,结合近期的夜景灯光改造,昆曲雅韵还可能以全息投影的方式出现在亭台楼阁中,为古猗园增添一抹别具一格的夜色。

 

如果上述这些别致的“景观”最终能够实现,无疑将是全市瞩目的创意,但也有人质疑,古猗园作为古典园林,不专注于园艺和建筑,是不是有些“不务正业”?

 

对此,吴松很坦然:“与上海绝大多数公园不同,古猗园有着独特的古典文化特征,这是我们的长处。长久以来,公园交流和传播精神文化的功能被弱化了,古猗园想重拾这种责任。”

 

古猗园内的牡丹

 


 

按照三类清单修改古典建筑

 

其实,从明代嘉靖年间建园至今的近500年里,古猗园始终有着交流和传播精神文化的功能。吴松介绍说,明代,古猗园就是文人雅士吟诗作画的场所,吴中“四才子”之一的祝允明曾为园内书画舫题写过“不系舟”的匾额。到了清代和民国时期,古猗园成了琴棋书画各类集会和菊花展、书画展的举办地。1910年,古猗园还曾放了一周的露天电影,让南翔人民大开眼界。

 

要做文化传播的高地,古猗园先从挖掘自身的文化价值入手,今年,古猗园就将完成《古猗园志》的编撰。吴松认为,这将帮助古猗园找准自己的位置,尤其是在要修改建园内古典建筑的当下,“在近500年的历史里,古猗园先后经历了多次改扩建,留下了多个时代的烙印。由于这种多元性,古猗园和传统的古典园林在风格上存在不少差异,未来古猗园要变成什么样子,是彻底回归古典园林,还是尽可能保留目前的多元性,一直是困扰我们的问题。”

 

目前,一张古典建筑修改建的清单已经出炉。吴松表示,清单内的古典建筑分为三类:第一类,是相对完整保留的历史建筑,它们原则上不做改造,只修缮缺损腐朽部位,工艺必须符合修缮对象的时代特征,做到修旧如旧。比如,古猗园内的玩石斋、微音阁、缺角亭、唐经幢、普同塔等。

 

第二类,是具有历史文化背景的建筑,这些建筑为解放后陆续翻建,与优秀历史建筑相比,或多或少存在材料、结构、工艺等方面的不足,可根据历史资料、图片等进行恢复性修建,使建筑的各方面与古猗园历史背景、古典建筑营造法则相吻合。比如,园内的不系舟、浮筠阁、逸野堂、南厅、梅花厅、白鹤亭、半风亭庭院建筑群等,它们改造后,视同历史建筑予以保护和修缮。

 

第三类,是建国后陆续扩建的主要建筑,以及今后新建的主要建筑,要在名家设计、文化内涵、构造样式、施工工艺等方面体现水平。

 

牡丹花友会上的昆曲表演

 


 

用时髦的故事传播古典文化

 

“古猗园的文化内涵很丰富,但不会讲,就无人知晓。”吴松告诉记者,近年来,古猗园一直在努力挖掘故事、把故事讲好。去年国庆期间,古猗园就向公众展示了一件距今400多年的明末嘉定竹刻笔筒,其构图由“五老观图”、“高士品茗”、“松下对弈”三个题材组成,是中国古代士子重视个人情操、淡泊功名、超然物外的情怀写照。其实,古猗园想借这只笔筒介绍自己的身世,因为古猗园的“猗”字,恰恰取自《国风·卫风·淇奥》中的“绿竹猗猗”,加之嘉定与竹文化的渊源,古猗园可谓与竹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今年清明小长假,古猗园还将把珍藏的清乾隆景德镇烧造的“百花不落地”瓷板展示给公众。瓷板的图案以牡丹为主题,周围绘菊花、茶花、牵牛花、莲花、玫瑰花、百合、月季、荷花、桃花等,故又称“万花锦”、“万花堆”、“万花献瑞图”。值得注意的是,这些古典范十足的传统花卉,都能在古猗园内找到它们的身影。

 

“和专精于园艺的植物园相比,古猗园存在很大的差距,但我们专精于文化的传播,试图让更多人摆脱国外花卉的喧哗,静下心来聆听中国传统花卉的低语。”吴松以牡丹为例,他表示,在不断增加园内牡丹品种和数量的基础上,古猗园已连续多年举办牡丹花友会等文化活动,进一步挖掘牡丹诗书画文化,丰富牡丹文化的表现形式,这是有别于视觉冲击的另一种“国色天香”。

 

近年来,古猗园围绕新春、牡丹、荷花睡莲、竹等四大主题打造的各色文化创意产品,也深受全国各地游客的喜爱。比如,古琴U盘、牡丹绣花手包、荷花鼠标垫、睡莲香插、竹制保温杯等。“文化内涵没有太大的变化,但传播的方式要随着时代而转变。”吴松笑称,古猗园虽姓“古”,但有一颗年轻的心,绝不会食古不化。

 

“百花不落地”瓷板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内文图片来源:上海古猗园    编辑邮箱:shgcggkj@126.com)  图片编辑:邵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