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观点 | 作为100年前的80后,鲁迅留给我们什么

2019/9/11 22:55:17

观点 | 作为100年前的80后,鲁迅留给我们什么

鲁迅是20世纪中国无法绕过的文化存在,几乎每过五年或者十年,我们都要纪念这位伟大的文学家和思想家。最近《探索与争鸣》杂志社与复旦大学中文系、上海东方青年学社主办了“拿来主义与文化主体性:从鲁迅传统看中国与世界”高峰论坛。国内顶级的现代文学研究者、鲁迅研究专家,齐聚复旦,共同探讨鲁迅和他的作品之于当代的意义。

 

陈思和先生在会议致辞中提到的一个问题,令我印象非常深刻。他说对于鲁迅这位100年前的“80后”,身处全球化时代的我们,该如何纪念这颗20世纪中国最为丰富、孤独而痛苦的灵魂?

 

对于纪念,鲁迅似乎早有预见,“待到伟大的人物成为化石,人们都称他伟大时,他已经成了傀儡了”。因此,正如有学者提出的,纪念鲁迅,如何着眼于“精神和血肉的培养”,而避免纪念日沦为一种漠不关心的“纪年”仪式或“看演剧”的节日狂欢?纪念鲁迅的意义在于当下,在于人们从鲁迅那里映照到我们这个时代的问题,并能从鲁迅思想中寻找解决时代病症的良方,即根本在于,在鲁迅的传统和资源中回答我们今天时代的重大命题,重构鲁迅与我们当下的精神和血肉联系。这既关涉到我们怎么理解鲁迅传统与现实世界的关系,更关涉到我们是把鲁迅当成一个复杂的生命体,还是当成死了的化石的问题。

 

今天我们纪念鲁迅,显然有更加契合时代的主题。这就是,一方面,我们的物质和技术取得了极大进步,但人们醉心于物质而缺少精神,信仰跟不上物质进步的脚步,重温鲁迅所呼唤的具有“白心”和“神思”的立人思想,对于培养现代公民具有重要意义;另一方面,我们在处理中华文明与世界文明的关系时,重温鲁迅的拿来主义以及世界人的理念,对于向世界讲好中国故事,建构真正的中华文化主体性具有特别重要的现实意义。

 

鲁迅提倡拿来主义,主张“不必问西洋风和中国风”。为此,他广泛涉猎西方文明,并为此翻译了很多西方优秀的文学作品,“欲求超胜,必须会通;会通之前,先须翻译”。造就新的思想,就必须像盗火的普罗米斯修那样,博采众长、东西会通,“没有拿来的,人不能成为新人,没有拿来的,文艺不能自成为新文艺”。 没有果戈里、尼采、夏目漱石、安特莱夫等世界优秀文明成果的熏陶,就不能成其为鲁迅;没有异质文明作为参照,闭目塞听,鲁迅就不可能提出国民性问题这一具有世界性意义的命题。

 

拿来主义的关键是,虽然向世界一切优秀文明学习,但思考的问题却是中国的。鲁迅要我们运用脑髓,放出眼光,这个脑髓和眼光就是中华文化的主体性。面对积贫积弱的中国,“别求新声于异邦”的鲁迅是有文化自信的。一方面,对自己本民族的文化,有足够深的了解,另一方面,对世界文明,有足够广的涉猎。盲目的自大和自卑,都不是鲁迅提倡的态度。这种自信源自于鲁迅自觉站在中西文化的交汇点上,不画地为牢,而是一切皆为我所用。

 

鲁迅的伟大在于,一方面,在西方优秀文明的映照下,他清晰看到了传统文化中糟粕的东西,另一方面,作为一个深受传统文化浸润之人,传统文化已经融入他的血液中,成为他生命的底色。鲁迅的痛苦在于,他两头作战,避免不了横站的命运,这就注定了他身上充满了无言的紧张和挣扎。一方面,他看到了传统文化中的阴暗面对现代化的阻碍,呼吁用现代眼光对传统文化进行创造性转化,而这必然遭到非议,被视为传统文化的逆子,以致非议之音至今绵绵不绝;另一方面,他敏锐地看到了西方启蒙理性可能导致的弊端,对西方现代文明背后的理性主义、功利主义、消费主义提出了警醒,自觉与五四运动的那些鼓吹手渐行渐远。鲁迅对西方文明的批判性反思的目光是极其敏锐的,正如伊藤丸虎所说,100年来,西洋的近代思想,以自上而下的、启蒙的方式植入,既缺乏产生这些思想的社会经济基础,又切断了与这些思想的文化传统的整体性联系,这样的问题在今天依然没有能够得到很好解决。

 

鲁迅思想的根本是立人。鲁迅说,兴国,首先要立人。鲁迅立人,掊物质而张文明,任个人而排众数,立具有白心(直率的人生态度)和神思(富有现象力)的现代人。鲁迅批伪士把自己打扮成创世者,不仅是批评那些道德上的伪善之人,更主要是批评那些整日挥舞着科学和正信大词,但是缺乏真正精神的知识人。鲁迅先生提醒我们,在中西文明的传播中,如何避免成为一系列新名词、新话语的接球手的命运,如何向世界文明贡献独特的命题,在于是否将对时代和世界的思考融入到切己的生命体验中。只有对时代的问题有一种切肤之痛,并将这种切肤之痛的生命体验转化为自己研究领域的命题,才能为人类文明真正做出自己的贡献。

 

不可否认,鲁迅的时代是一个积贫积弱、充满民族危机的时代,这种特殊的时代际遇,造就了他扭结、焦虑的生命体验。在中国崛起、为世界所侧目的今天,我们应该以中华文明主体性为本根,以更加开放、包容、从容的心态,吸纳人类优秀的文明,最终能够向世界讲述我们自己的故事。


作者为《探索与争鸣》副编审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栏目主编:王多  编辑:严晓蓉

邮箱:wangd035@jfdaily.com

题图来源: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