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碗正宗宁波汤团,外婆包的最香甜

2019/10/10 7:08:07

一碗正宗宁波汤团,外婆包的最香甜

这是一碗宁波汤团,

这是一碗手工宁波汤团,

这是一碗外婆亲手打造的宁波汤团。

 


  

元宵节,中国人有吃元宵的习惯,上海也不例外。

吃元宵,讲究的食客,一定会说起“北元宵,南汤圆”的门道。的确,这是两种制作工艺截然不同的食物。前者将揉紧的馅料投进盛着干糯米粉的大筛子,制作者凭借臂力,使劲地抖动筛子,让糯米粉一层层裹在馅心上,是“滚”出来的;后者则是将糯米粉事先和成半干半湿的面团,揪一撮,凭技巧“挖”个窟窿,再将馅心放入、搓圆,是“包”出来的。

 

 

元宵节吃的“元宵”,元宵或汤圆都算。在上海,恐怕汤圆占了绝对优势。而要说上海地区汤圆的主打品种,则又以本地荠菜肉馅的大汤圆和由宁波传来的猪油芝麻馅小汤圆为主力。如果一定要在上海的大小两种汤圆中分个主次,恐怕宁波汤团要占上风。一是由于上海这座移民城市中,有着相当多的宁波后裔,“本地人”在数量上,反而不占优;二是相较于难以长期储存的大菜肉汤圆,便于冷冻和包装的宁波小汤圆,更容易满足市场需求。所以,如果亲朋好友中没有个把上海本地人,想吃大菜肉汤圆,超市是没指望,只能去老字号排队。而要品尝宁波汤圆,可能你家楼下的便利店,就能买到。

 

宁波汤圆最地道的称呼,叫宁波汤团。别看到处有得卖,但正宗的宁波汤团,却大有讲究。精髓在于那块跟芝麻粉一起和馅的猪板油。

 


与普通植物油或熬好的猪油不同,用来做宁波汤团的猪板油,必须是未经热加工的生油。说是“油”,其实是猪肚皮附近油脂含量最高、品质最好的一块脂肪。据说,一头猪身上可以用来做宁波汤团的板油,也就3到5千克。看来,不论是“老底子”还是现在,吃正宗且讲究的宁波汤团,都是件小奢侈的事。

 

家住浦东的张丽民阿姨祖籍宁波,今年64岁。从小吃着外婆宁波汤团的她,如今自己也是一对双胞胎姐妹的外婆。正宗宁波汤团的制作工艺,没有在她手上失传。按照宁波人的老规矩,大年初一、正月十五,一家人都要吃汤团。于是,张阿姨又忙开了。

 

 

“外婆和妈妈传给我的手艺,我要用它做最好吃的汤团给孩子们吃。芝麻是自家门口一块空地上种的,去年秋天收了廿多斤,吃到现在没吃完。板油是专门跑到灵岩路菜场买的金华‘两头乌’猪身上的,19块2一斤。要吃正宗宁波汤团嘛,不在乎价格。”张阿姨说,买回来的板油还要经过手工去膜、去筋,剩下7成可用。“几次搬家,一口老石磨终于还是丢了,不然连糯米粉也该自己磨。现在偷偷懒,买现成的了。”

 

 

 

 

 

 

 

大约两个小时,从无到有;从磨芝麻、捏板油、和糯米粉,到搓汤团、煮汤团,老百姓的年味,出来了。

 

 

 


 

摄影报道:蒋迪雯 马松

编辑邮箱:mirror95228@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