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自来水简单过滤后变身“桶装水”,这样的水你敢喝吗

2019/10/10 0:26:06

自来水简单过滤后变身“桶装水”,这样的水你敢喝吗

文/解放日报·上海观察记者 陈琼珂

 

自来水经简单过滤后灌装入回收来的水桶,用吹风机塑封,再贴上其他品牌饮用水商标出售……这样的“纯净水”,你敢喝吗?然而,就是这样的水,被一对来自云南昆明的“沪漂”夫妻卖给上海多家健身俱乐部,销售额达15万余元。

 

近日,上海三中院二审审结一起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案,陈某、王某在无证经营的情况下,私自生产、销售桶装水销售给多家健身俱乐部,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1年并处罚金10万元,以及拘役3个月,缓刑3个月,并处罚金3万元。

 

陈某、王某系一对来自,来沪后陈某找到一份送水的工作,靠此养家糊口。2013年1月,陈某结识了一位送水的同行张某,对方称其手上有一套设备转让,品牌和质量均没问题。陈某遂支付7万余元接受了张某转让的饮用水过滤、灌装等设备,以及向几家健身俱乐部供应桶装饮用水的渠道,租赁了长宁区淞虹路某加工厂房成立上海馥鋆贸易有限公司并任法定代表人。2013年1月至2015年7月,两年半的时间内,在没有生产、卫生许可证,也没有经过任何相关机构检测的情况下,利用转让来的设备以及销售渠道,将自来水经过简单过滤,灌装入回收的水桶,贴上“碧康”品牌饮用水商标,用吹风机进行塑封,按照该品牌饮用水的正常市场价格,每桶7到9元的价格销售给上海多家健身俱乐部,销售金额达15万余元。

 

庭审中,在检察机关的讯问下,陈某坦白自己的公司没有生产、卫生许可证,“桶是回收来的碧康饮用水的桶,封条是假的,是伪造的。”“主要是我在灌水,妻子带孩子,有空的时候就偶尔帮我用吹风机进行塑封。”陈某还交代,每天大概灌20—30桶水,同时这两年中还通过正当渠道从厂家进真水掺在一起销售。

 

陈某辩称,自己的过滤设备每两三个月清洗一次,滤芯则每周更换。“自己也检测过,水的质量没问题。”但其称没有经过相关部门或专业机构的安全和质量检测。

 

法院经审理查明,上诉人陈某、王某在生产、销售桶装水的过程中,以假充真,以次充好,销售金额达15万余元,其行为均已构成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依法应予惩处。在共同犯罪中,陈某起主要作用,系主犯,应按照其所参与的全部犯罪处罚;王某起次要作用,系从犯,应当从轻处罚。陈某、王某到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可以从轻处罚。鉴于本案的犯罪事实、数额、情节,法院最终以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作出上述判决。

 

无独有偶,闵行区法院日前也审理了一起假冒知名品牌桶装水的案件,而且销售的对象竟然有幼儿园……

 

石某、高某均系山东苍山县人,2013年6月起两人先后在本市长宁区安顺路181弄49号1楼及安顺路181弄33号103室以一台净水器为工具,在没有获得商标使用授权的情况下,用非法购得的假冒农夫山泉、正广和、千岛湖、雀巢等注册商标标贴粘贴于其生产的桶装饮用水外包装上,这些水的来源就是自来水。仅仅经过简单过滤,水质堪忧。

 

然而,就是这样的水,竟然销售给了幼儿园,难以想象我们祖国的花朵喝的是怎样水质的水。此外,他们的客户还有杭州TSC贸易有限公司、上海HC管理咨询公司等多家单位,其中2015年7月至9月,石某、高某向杭州TSC贸易有限公司销售假冒雀巢等品牌桶装水156桶。另外,石某、高某还为王某某、宋某某灌装了2300余桶假冒千岛湖、农夫山泉、雀巢等品牌的桶装饮用水。

 

2015年9月11日,石某、高某被公安机关抓获,同时,公安机关还从石某处查获千岛湖、雀巢、农夫山泉、正广和等各类假冒注册商标标识制品700余枚、贴有假冒注册商标的桶装水盖1000余只。

 

闵行法院审理后认为,被告人石某、高某为牟取非法利益,未经注册商标所有人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的商标,情节严重,其行为均已构成假冒注册商标罪,且与他人共同犯罪,应依法予以惩处。但考虑到被告人石某、高某到案后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可以依法从轻处罚。据此,法院以假冒注册商标罪判决石某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判处高某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7000元。

 

审案法官表示,我国对饮用水有相应的国家标准,而生产瓶装或桶装饮用水必须取得生产许可证,对生产场所、生产设备、生产工艺都要符合相应的条件和要求。也就是说,为了确保居民饮用水的安全,瓶装或桶装饮用水的生产是一个必须经过许可才能进入的行业。一些地下作坊生产的桶装水,既没有取得生产许可,也没有进行定期检测,其生产、销售桶装水的行为对公众生命健康安全造成潜在危险,应当予以惩处。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雍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