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指责对方大选时搞窃听,特朗普为何“杠上”奥巴马?

2019/9/22 18:49:10

指责对方大选时搞窃听,特朗普为何“杠上”奥巴马?

4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突然“发飙”。他在推特上连发多条帖子,称自己去年竞选总统期间遭奥巴马政府窃听,并要求国会介入调查。在特朗普的怒火中,新一季的政治宫斗剧眼看又将上演。


    
特朗普为何此时“发火”?
    


按照特朗普的说法,窃听发生在去年10月,地点正是他的竞选总部兼住所、位于纽约市的特朗普大厦。“在神圣的选举期间,奥巴马总统竟然窃听我的电话,太差劲了。这是尼克松的水门事件。坏家伙、令人恶心的家伙。”然而,特朗普并未对这一说法出示证据,奥巴马方面也予以否认。


特朗普“杠上”奥巴马并不是头一回:大选期间,为了给自己的政治生涯造势,他曾拿“奥巴马出生论”说事。胜选之后,他虽曾对奥巴马有过好脸色,称赞后者是“非常好的人”,但在“通俄门”不断发酵之后,“四面楚歌”的特朗普针对奥巴马政府和民主党政敌的反击不断升级——不仅对奥巴马医改法案磨刀霍霍,此番“推特风暴”更是把两党之争拽入无序和混乱的漩涡。


有分析认为,白宫发言人斯派塞关于存在“窃听”报道的一席话,让人怀疑特朗普的断言源于他阅读了一些相关报道。去年11月8日美国大选前,前英国保守派议员路易斯·曼施在一家名为“热街”的右翼媒体上撰文称,来自情报界的两个独立信源表示,美国联邦调查局于10月获得了《涉外情报监视法》的授权,得以监控特朗普竞选团队内“美国人”与俄罗斯的关系。曼施写道,情报界认为,该调查既然涵盖任何“美国人”,那自然也包含特朗普,以及至少三位其他人。监控对象还包括俄罗斯的两家银行以及一台私人服务器。之后,美国的保守派电台于上周四称,奥巴马对特朗普的监控是一场“无声政变”。时隔一日,美国保守派网络媒体布赖特巴特新闻网也发文声讨奥巴马,并援引了“热街”的稿子。布赖特巴特新闻网的前首席执行官,正是特朗普的首席战略师班农。而特朗普“火山喷发”的时间刚巧在上周六的破晓时分。


特朗普是不是曾经阅读过“热街”的报道,却故意隐忍到此刻爆发?还是说他受到最近新报道的刺激才宣泄怒火?抑或是他对奥巴马政府的猛攻早已酝酿已久?不论真相是什么,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特朗普“主动出击”与其执政处境密切相关。就像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评论的,虽然特朗普近日的国会演讲为他提升了人气,但他依旧没有摆脱“通俄门”这团阴云。在前国家安全顾问弗林辞职后,司法部长塞申斯被曝在去年美国大选期间曾与俄罗斯有接触,特朗普女婿库什纳也被曝与俄有染。


更严重的是,如《华尔街日报》所言,特朗普的反对者们想让他看上去像个失败者,虽然目标不是弹劾他,但想削弱他的权力,让他回忆起“水门事件”期间尼克松每天醒来时令人眩晕的狂乱。这些都让“陷入围城”的特朗普大为光火。美联社援引一名白宫官员的话报道,特朗普4日对他的高级顾问们发火,不满他们对“通俄”风波应对不力。因此,此次他干脆自个儿动手,“反戈一击”,将“水门事件”的屎盆子反扣到民主党对手身上。


“特朗普在进入执政第七周后,发现与之前的六周相同,在非议声中挣扎着争取他的竞选承诺,政府被无序和怀疑所困扰。”《华尔街邮报》评论,“身处动荡中心的,是一个缺乏耐心的总统——由于政府无力抹去人们关于俄罗斯介入大选的印象,无力阻止国家安全秘密的外泄,内部的不和谐又对其施政产生阻碍,他正越来越感到沮丧……特朗普已经转向一条没有中心线或护栏的道路。当他想转变一个话题时,他常会触碰那根可以点燃所谓阴谋论炸药的火柴。”


    
奥巴马真搞“无声政变”?


    
再看奥巴马前政府,它真如保守派媒体所言,在对特朗普搞“无声政变”吗?


这个问题不妨从两方面看。第一,《华盛顿邮报》认为,“热街”和布赖特巴特新闻网都使用了匿名信源,而且报道未得到官方承认。报道也并未声称是奥巴马的命令导致特朗普电话被窃听,因为对《涉外情报监视法》的申请是由情报机构和美国联邦调查局做出的。如果特朗普对奥巴马的指责是基于这些右翼媒体模棱两可的报道的话,那就太讽刺了。


第二,奥巴马想监听特朗普,可以说是一项非常艰难的任务。原因在于美国司法系统有强大的限制。由于《涉外情报监视法》的存在,奥巴马只有在调查对象不涉及美国公民时可以绕开这一法律。而一旦调查对象涉及美国公民,尤其是特朗普这样一位总统候选人,那么难度相当巨大。


《华盛顿邮报》写道,首先,美国联邦调查局情报人员需要向联邦法院出示调查目标是“外国势力的特工”的可能原因。这当中要经过无比严格的批准程序,不仅需要司法部内部多级审查,还需要法院审查和批准。


在涉及国内安全的案件中,联邦调查局与司法部、国家安全部的律师一起准备一份声明,说明他们申请行使《涉外情报监视法》命令的理由。一名高级情报官员,通常是联邦调查局或中央情报局局长,必须证明其目的是收集外国情报,而且这些资料不能通过正常的调查手段获得。然后一揽子申请交由高级司法官员批准。只有司法部长、副部长等三人有权批准命令。国家安全部随后将该申请提交给对外情报监视专门法庭的法官。该法庭由美国首席法官任命的11名联邦地区法官组成……因此,该报认为,即便奥巴马政府存在所谓的调查授权,那么也很可能是由独立于白宫的司法部发起的。至于监控的对象,则可能是出入特朗普大厦的、曾有过被监控史的俄罗斯官员。


国会山上的这场战争接着会朝什么方向发展?目前,国会共和民主两党就调查一事意见分裂。CNN认为,两党都清楚,特朗普对奥巴马的指控不会很快放弃,共和党的议员也都支持特朗普,称他们将调查。此外,特朗普的这把火也会烧向很多其他民主党人——3日,特朗普在推特上晒出一张国会参议院民主党领袖舒默与俄总统普京昔日合影,并以此为“证据”,称舒默是“伪君子”,要求“立即调查”舒默“与俄罗斯及普京的关系”。特朗普还晒出众议院民主党领袖佩洛西与俄罗斯官员合影旧照,同样要求调查佩洛西。


而除了众参两院的情报委员会被要求展开调查外,一些更激烈的措施也被呼吁引入,包括设立特别委员会、独立委员会或特别检察官等。可以想见,特朗普开辟的这片新战场将又会硝烟弥漫。


特朗普此举已经引发国内的忧虑。“这是很有问题的。国家对于华盛顿及其领导人的信任已经陷入巨大赤字,此番争斗只会继续增加这一负面情绪。”曾为民主共和两党政治家担任过战略师的马修·多德说,“我们生活在一个离奇的世界。”
    
(栏目主编:杨立群;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苏唯  编辑邮箱:ylq@jfdail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