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手术(下)

2019/9/17 14:19:50

手术(下)

揣着一半希望一半担心,罗杰的哥哥拿着去上海澳领馆签证,果然五分钟就办好了。其实那信笺上面写的只是一句简单的话:病人家属如果可以来澳洲照顾病人,对病人康复很有益处。

 

罗杰相信自己是遇到了贵人,主刀医生悲天悯人,领馆工作人员雪中送炭。

 

他哥哥到医院时带了一点点钱(可想而知,90年代初期,国人经济条件还不那么好),分发给护士作为丁点“小费”表示家人的感激之情,于是医院上下都在传说,今天院里来了个“KING”。但是“KING”的小费还是没人敢拿。他们说,你留着,等医院有需要时会公开向你征求捐赠,那时你可以表达心意。几个月后罗杰果真收到一封信,说医院的某个科研项目经费短缺,希望得到捐助,数额不论,全凭自愿。支票寄去一周后,医院回了一封感谢信并附了收据。

 

他在上海的叔叔(也是位医生)曾说:只要人活着回上海,哪怕躺在床上,全家人已经做好喂饭到永远的准备。罗杰可没这么悲观,他不可以回去拖累家人,也不可以在这里拖累社会。自己是个男子汉,珍贵的生命应该用来博一博,并且已经承诺过,要回报这个国家的。

 

脑子被动过,要全身每一个部件再听从大脑指挥,可就不是一件简单的事了。理疗医生给他看康复训练的录像,并作示范动作,让他跟着做。最早开始练习的是一把钥匙,右手从桌上取起来再放下,再取起来,从右手移到左手去。就几公分距离,送的右手和接的左手就是对不上,医生说是大小脑还没有协调好。这个动作一练就是大半年,可想而知,康复到可以生活自理,可以自食其力,可以回报这个国家,需要多么顽强的毅力和不懈的努力。

 

除了医院、领馆的贵人外,在康复后的驾驶学习时,再次遇到了贵人。他不敢想象手术后自己还能开车,因为他的右手臂活动角度始终有些限制。但在澳洲能开车是自食其力的第一步。他拿出 练习传钥匙的精神练会了开车。他的车是汽车厂为他量身定做的,特别的,因为右手臂不能伸直,所以驾驶座和方向盘跟正常的不一样。考驾照那天,两辆救护车紧随其后保驾,以防万一, 为了他的生命安全,也为他人的生命安全。考试结束,救护车驾驶员夸他开得比他们还好——遵守交通规则一丝不苟。

 

考官也高兴地通知他可以拍照,领取新的驾驶执照。他又一步提升了自己生命的价值。

 

在圣诞的装饰中,很多人喜欢在家门口插块牌子,上面写“SATAN, STOP HERE PLEASE! ”(圣诞老人,请你停在这儿! )罗杰心里祈祷着,好运,请你也停在我身边吧! 心想事成,一切的一切都那么幸运,几年后他遇到了心上人,甜蜜恋爱,结婚生子。儿子出生的当天,一帮人来到他太太的病房,麻利地布置起满满一堵墙的鲜花花篮。这是什么样的待遇! 罗杰的儿子此时好像真是KING的儿子了。花篮是大胡子医生去花店订的。鲜艳欲滴的花朵布满整面墙, 每一朵花都伸展着婀娜的身姿, 又似乎都是一张笑脸,都能张口说着祝贺,病房里飘荡着幽幽花香,充满温馨和喜乐。大胡子医生好像比刚当上爸爸的罗杰还激动, 他的病人生活很幸福!这幸福有他一份功劳! 罗杰跟护士说,真不好意思,让医生大破费了。护士说,应该的,这家伙每小时人工一万元哪!

 

手术至今,又过去了二十六年, 现在罗杰是一名优秀的数学教师,他喜欢“自吹自擂”:脑子开过,九死一生,依然不笨, 能教数学。

 

一年前在悉尼的中学校友第一次聚会,曾有人简要地说起过罗杰的传奇,“索吻”和“手指操”给我留下深刻印象,一直想见见他,认识他,了解他,了解这个手术的更完整信息。今年九月是校友的第四次聚会,我终于见到了这位身高180米的男子汉,听他声情并茂地讲述了二十六年前他二十六岁时的那段亲身经历,那是一连串感人的小故事。虽然他言语诙谐,不断插科打诨,说自己只是接到了天上掉下的一个大馅饼,但感恩之情溢于言表。 我们推选他为大家切蛋糕,他用的是左手——右手行动还不那么自如。至于他自己怎么坚强怎么刻苦,以致能恢复到现在的程度;还有他怎么履行诺言,回报这个国家,他一句未提。只是在校友微信群的聊天中常常可以看出他的善念善行, 比如接受难民来家里暂住。

 

注:人物名字为化名,医院用了半名,悉尼有阿尔佛雷德王子医院、哈里王子医院、威尔士王子医院等等。

(本文编辑朱蕊)